阅文合同终于落地,网文变革才刚开始

发布时间:2020-06-04 00:00:00 作者: 罗蔓 频道:铅笔道

来源 | 娱乐硬糖(公众号ID:yuleyingtang)

作者 | 顾韩

免费阅读积累的变量、碎片娱乐带来的冲击,再加上疫情带来的重大利好……2020,注定是网络文学的变革之年。

诸多偶然的、必然的事件中,最引人关注的莫过于4月阅文集团的高管变动与合同风波。一时间,行业内外尽是关于商业模式与作者权益的讨论,网络文学现今的影响力可见一斑。

5月6日,阅文新上任管理团队宣布通过恳谈会和多种方式,针对旧合同问题展开全面调研,一个月内在民意基础上发布新合同。

昨日(6月3日),结果如期而至。阅文对此前充满争议的旧合同进行了大刀阔斧的修改,推出“单本可选新合同”——三类四种授权分级、免费或付费可自选。从目前的市场反馈看,新合同已经得到不少网文作家发声支持。

阅文这次合同风波所暴露的,其实是网文行业多年发展积累下来的顽疾——网文行业已经走到一个自我梳理与修复重构的阶段,外部压力更将矛盾爆发提前。

而如今合同风波总算圆满解决,恰恰证明了唯有作家、读者、平台携手推进变革、共建健康生态,网文行业才可能进入下一个增长期。

说真的,硬糖君也长舒一口气。还是那句话,即便在个人内容创作全面繁荣的今天,像网络文学这样,不用加入mcn机构、不需太多营销操作、不用思考商业变现、不必讨好广告主,仅凭个人才华就能在平台上赚取不错回报的,太少了,甚至具有唯一性。

把写网文视为人生的进路或退路,估计不是硬糖君一个人。那么,研究下阅文新合同下网文江湖的前路,就很有必要了。

新旧合同对比 作家拥有更多选择

二十年,写作长河里不过一瞬。但放到互联网上,满二十岁的网络文学已经是一个相对成熟的产业,阅读与创作的规模都提升到全民级别。它不仅逐渐被主流认可,还成为文化输出的一支有生力量。同时,随着IP文化的发展,网络文学也不再是简单的文字产品和改编文本。

种种新情况,都意味着网文作者与网文平台的角色正在发生变化,需求更加多元,关系更加复杂。

阅文平台目前拥有超过810万网文作者。头部、腰部和底部作者之间,利益高度多元化。围绕作品版权归属、作者作品优先权、付费净利润分成等问题,必然会出现不同的诉求。

行业专家指出,阅文推出的单本可选新合同正是一种新的思考模式——让作家有更多选择权、让平台与作家的权责更对等、让不同发展诉求的作家得到更匹配的服务,这是行业的进步。

具体来说,阅文推出了基础协议、授权协议、深度协议等三大类作者合作合同。在基础协议、授权协议下,作者可对每部作品自主选择是否授权及授权方式,并享受不同的权益和资源。授权协议对作品的授权期作了甲版(按著作权完整期限)和乙版(按完本后20年)两级可选,分别匹配不同的权益。

而在第一类基础协议中,即便作者完全不授权,也可享受平台提供的创作支持和发表作品等各类服务。深度协议则将对作家的更多发展诉求进行多样的权益安排。

针对作家广泛关心的著作权、免费/付费模式等问题,新合同以条款明确了作品是否加入免费模式由作者自主选择确认,强调著作人身权属作者。

明确平台与作家属合作而非雇佣关系,约定平台要为作家提供多种福利、权益,明确作家拥有IP改编版权收益,无论平台自用还是授权他用。

此外,新合同删除了平台代为开设运营作家社交媒体账号,平台自行安排完本或续写作品,以及作品大纲违约的相关条款,尊重创作自由。

利益再分配,谈判谁赢了?

此前硬糖君就提到过,“阅文与作者的版权之争,不是创作层面的诉求,而是利益共同体的一场重新谈判”。而行业的发展,也是在利益共同体的一次次矛盾冲突和冲突解决中得以推动向前。

作为领跑全行业的龙头,阅文集团十余年来孕育了无数网文大神与神级IP,成为文创领域的重要IP源头。2019年,阅文向合作方授权约160部网络文学作品改编,涉及影视剧、网络剧及游戏等多种形式,旗下优质IP《全职高手》、《从前有座灵剑山》、《庆余年》的真人改编剧相继热播,另有多部优质动画番剧与手游。

财报显示,阅文集团2019 年实现总收入83.5 亿元,同比增长65.7%;其中,在线业务收入37.1 亿元,版权运营收入同比激增341% 至44.2 亿。以IP 为核心的多元变现取得成果,优质内容长期价值的可持续性正逐步凸显。

阅文内容生态的核心是IP,而IP的核心是创意,是作者。数以百万计的网络作家及其作品成就了题材多元、内容优质、读者众多的网络文学平台,平台才可能去实施全IP战略。对作者的利益分享和人文关怀,本就是确立行业护城河不可或缺的一环。

阅文的行业地位,也确实就是这么建立起来的。最突出的,率先建立正版付费制度,确立网络文学的商业逻辑。2017年、2018年,阅文向旗下作家发放稿酬均超过10亿元,2019年发放稿酬更是近20亿元。

除此以外,阅文提供编辑、培训、盗版打击、版权运营等服务,建立白金大神、十二天王等激励体系,助力头部作家明星化;完善作家培育制度,为新人提供更加畅通、高效的成长路径。

阅文新任管理层将阅文平台与作者群体定位成“鱼水关系”。在这场必然要进行的行业变革中,将IP开发带入工业化时代的阅文,与中国千万级别的作家群体——鱼与水——只有相互配合、精诚合作,才能化危为机,把网络文学的蛋糕继续做大。

90年出生的作者“会说话的肘子”,2016年从国企离职,捡起了荒废五年的网文写作,作品《大王饶命》打破了起点多项纪录,肘子也一跃成为2017年的“十二天王”,并于2020年晋升为白金作家。小说《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始》以近2000万的总订阅打破游戏频道纪录,作者“青衫取醉”仅用一年就完成了从“天王”向“大神”的跨越。

纵观2020年最新的白金大神名单,新生代网文作家在创作灵感、内容以及风格上都展现出强大的创新意识,脱颖而出的作品涵盖都市、仙侠、科幻、游戏、历史、军事等多个品类,医疗、刑侦等以往较为冷门的题材也大获成功,可谓百花齐放。

阅文新任CEO程武表示,新合同只是起点,阅文后续还将通过打击盗版等一系列组合拳,去除产业沉疴,与广泛的作家和读者共建一个属于大家的良性生态。

新网文阶段,什么样?

新任管理层上任后的一系列举措,显然是对公司的发展有了针对性的安排。

回顾阅文在版权运营方面的发展历程,从简单的卖IP到“IP共营合伙人”的联合开发,再到“版权销售+联合投资与制作+自主开发”的三驾马车,联合投资、自主开发在阅文业务体系中的重要性、收入贡献越来越强。但总体来说,阅文此前尚未能建立充分工业化的全产业链开发机制。

对此,腾讯开出的药方是,将阅文紧密接入腾讯新文创大生态,让阅文作家们的作品可以与动漫、影业、游戏等内容形式进行更加紧密的结合。

一个现成的案例就是2019年的《庆余年》,IP来自阅文集团,由腾讯影业牵头改编,阅文旗下新丽传媒承制,最终在腾讯视频播出,带来可观的会员收益。剧集热播出圈,不仅为男频IP正名,还带动原著小说重登阅文畅销榜榜首,单书在线阅读收入增长50倍。

不难看出,新任管理层为阅文带来的一大利好,便是将双向的赋能推到极致。首先是让优质网文IP为新文创、为整个文娱产业赋能。以阅文集团的网文为源头,在动漫、影视、游戏等领域,展示出不同文创环境下“讲故事”的能力。这就像一次带有“工业化色彩”的产业进化:从文学到IP到生态,兑现所有内容的价值。

同时,让下游充分反哺上游和作者。下游版权运营收入的提升,对优质网文作者会形成正向激励,促进网文行业向专业化和精品化方向发展。网文的产业链越长,下游的延展性越强,整个行业的蛋糕才能越做越大。最终让更多作家受惠于IP开发变现。

而从更高的层面来看,阅文集团一直很注重依托自己的龙头地位为行业、为社会赋能,长期致力于打击盗版、保护作家权益,推动网文出海与现实主义题材创作,助力网文行业从小众走向大众、从江湖走向庙堂,获得主流认可,甚至于提供大量就业机会。特别是在线下行业遭受冲击时,必须承认,网文承担了不少“文化就业”的社会责任。

阅文对外发布的一季度全国网络文学生产及消费情况显示,疫情影响下,当季平台新增作家数量33万,环比增长129%。湖北作家新增数量近万人,新增作品总量超1.3万部,环比增长170%,远高于全国平均水平。

疫情期间,曾有不少作家反馈本地疫情严峻,无法出门打印合同,无法及时签约获得收入。发现这个问题后,阅文迅速上线电子签平台,为作家解决了这个难题。包括此次新合同中,也明确规定了平台将为作家提供多种福利、权益,对于开辟网文写作副业的新作者来说,这一举动无疑是暖心的。

有专家指出,随着5G时代、新基建战略的提出,文化产业注定成为第三产业(数字经济)的重要支柱,其中,网络小说作为我国相对成熟的文化产业细分领域,所蕴含的巨大潜力远非其他文化产业可以比拟。

今天出道写网文,应该还不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