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发|芯片行业继续狂飙 又一资深团队获英诺领投数千万:让4亿光纤用户网不卡

发布时间:2021-02-10 00:00:00 作者: 张旋 频道:铅笔道

陈涛认为,一家芯片公司成熟的标志,是能够成批地培养自己的顶尖芯片设计师。 

记者 | 张旋

网上冲浪,不管你是为了吃瓜看戏,还是玩游戏、刷视频,最令人抓马的就是:网卡了。

随着4K/8K高清视频、AR、VR等新应用或者技术的出现,以及疫情以来孩子上网课,上班族线上办公等需求的激增,人们对于网速的要求越来越高,光纤网络安装入户已成为很多家庭选择宽带网络的首选。

追溯到光纤入户行业的上游,应用在光通讯局端设备里的芯片对网速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陈涛正是这个领域里的创业者之一。2006年,陈涛从比利时鲁汶大学获得电子工程博士学位,之后进入美国光通信头部半导体公司,一做就是10年。

在美国工作的日子里,他观察到美国公司生产的芯片大部分都是销往中国,同时也关注到整个半导体产业的重心在向亚洲转移。看到市场机会的陈涛逐渐萌生了回国创业的想法,2016年11月,他成立芯波微电子,专注于高端光通信芯片的研发与产业化。

目前,陈涛团队设计的用于下一代光纤到户的芯片产品中已有三款实现量产出货。用于5G基站的28Gbps连续模式跨阻放大器,预计今年3月份可量产供货。同时,用于数据中心、5G基站前传/中传和下一代光纤到户的一系列关键芯片的研发也在稳步进行中,预计今年下半年可以陆续开始送测。

今年1月,芯波微获得来自英诺天使基金领投的数千万元A轮融资。

注:陈涛承诺文中数据无误,为内容真实性负责。铅笔道作客观真实记录,已备份速记录音。

行业老兵回国创业
 

“有时候一件看上去很有风险的事,往往能帮你挡住很多竞争对手。”从决定考研的那一刻开始,陈涛的每一次人生选择都伴随着风险和机遇。

1995年,陈涛在浙江大学电子工程专业读大三,摆在他面前有两个选择:保送本校硕士或者自己考去清华。

他选择了后者,这是一个相对有风险的决定。因为当时清华的研究生大部分是针对本校保送,对外校的开放名额非常少,基本上每个专业只有一两个人。半年时间披星戴月的复习后,他如愿进入了清华大学攻读电路与系统专业的研究生。

清华毕业以后,他在华为工作了一年,之后又去往比利时鲁汶大学攻读电子工程博士学位。2006年,博士毕业后,陈涛没有选择继续学术方向,而是进入了美国一家光通信头部半导体公司,一待就是10年。

10年里,他从基础开始,一路成长为资深工程师,接触了前沿芯片设计领域的全流程,先后领导或作为主要设计师参与了近20个已量产高端光通信芯片项目。

在美国工作的几年里,陈涛观察到美国公司生产的芯片大部分都是销往中国,同时也关注到整个半导体产业的重心在向亚洲转移。看到市场机会的陈涛逐渐萌生了回国创业的想法,2016年11月,他成立芯波微电子,专注于高端光通信芯片的研发与产业化。

“光通信赛道是一个方向非常明确的赛道,多数情况下可以清晰地知道下一步的市场会是什么样子。机会很明确,就看谁能率先做出来。”关于赛道选择的原因,陈涛介绍道。

创立芯波微之前,陈涛已经分析了当时国内光通讯芯片的整个市场环境:

首先,在整个半导体行业里,虽然光通信芯片的市场规模算不上一个特别大的方向,但这个赛道成长性很好,有些方向年均复合增长率都在15~20%之间,所以它有很多增量机会;

其次,国内的光通信电芯片企业以小公司居多,生产的产品以中低端为主,需要更高端前沿的芯片;

第三,国内的芯片主要依赖进口,供应不稳定的同时,价格高昂,国内下游生产商对芯片国产化的需求旺盛,哪怕非常小的初创公司,它们也愿意投入资源来测试甚至合作。

这些对于初创公司来说,都意味着机会。

既然市场机会摆在眼前,那该如何选择突破点?陈涛选择从突发模式跨阻放大器切入。

这是一款用在光接入系统基站端上行侧的关键芯片。举例来说,在光纤入户场景中,每个小区或大楼中会有一个光纤接入局端设备,可以连接多个家庭光猫,突发模式跨阻放大器就是应用在局端设备中光模块里的关键芯片。 

之所以选择这个切入点,陈涛表示,原因在于,跨阻放大器芯片的复杂度不高,只需要1-2个人就能完成;但它的技术门槛很高,没有好的设计师,人再多也做不出来。

“所以很适合我们这种有着多年芯片设计经验,但规模又比较小的初创团队。”找到方向,陈涛正式开启了这次创业。

与国外同行同一起跑线竞争 

2016年,陈涛回到国内,在市场调研的同时,他四处寻找融资,并成功获得了深圳海创基金领投的天使轮融资。

万事俱备,只差团队的集结。不料,此前曾约定一起回国创业的两个伙伴,因个人原因无法回国。

既然已经回国,陈涛就决定继续。他动用了所有关系,从投资人、朋友等各方寻找合作伙伴,现身说法自己所看到的市场机遇,以及加入公司以后的回报收益。

终于,他从海内外集结了一批研发人员。目前,芯波微的研发人员中包含了多位有20年以上高速芯片设计经验的工程师。除了继续邀请顶尖设计师加盟之外,陈涛还非常重视年轻工程师的培养。他认为,“一家芯片公司成熟的标志,是能够成批地培养自己的顶尖芯片设计师。”

在团队分工上,一方面,陈涛安排了最有经验的设计师来做跨阻放大器产品,这样可以快速突破市场,获得现金流;另一方面,他安排了大部分设计师同步进行combo芯片的研发,以便与跨阻放大器合起来能组成一个光模块套片解决方案。“这个套片解决方案的复杂度更高,但却是最受市场欢迎的一个策略。芯片公司行业地位的确认,靠的是解决方案。”

在突发模式跨阻放大器研发上,行业最普遍的痛点是如何缩短突发响应时间。陈涛解释,局端设备与家庭光猫终端设备的距离远近会影响信号的强弱,这就要求突发模式跨阻放大器必须在限定时间内快速调整增益,保证通讯信道的最高利用率,使C端用户在上网时上传速度更快。

XGS-PON标准要求突发响应时间不得超过25.6纳秒,这一要求对突发模式跨阻放大器的设计来说是个巨大的挑战,以至于在2019年之前,市场上一直没有可量产的XGS-PON突发模式跨阻放大器芯片。

为了缩短突发响应时间,国外同行不得不在跨阻放大器和TO can中引入复位信号,在经过多次改版后推出了勉强可满足标准要求的产品。但这一额外的复位信号增加了系统成本,降低了系统的可靠性和可维护性。

为解决行业痛点,陈涛与团队拓展了逐比特快速响应自动增益控制技术,使之可用于10Gbps高速电路。

2019年7月,芯波微推出了用于下一代光纤到户的XGSPON OLT端突发模式跨阻放大器XB1201,该芯片可在无复位信号的情况下将突发响应时间缩短到接近于0,远低于行业标准要求的25纳秒以内,同时还能保持业界最佳的灵敏度和动态范围。由于无需复位信号,XB1201可为TO can降低接近20%的成本。

陈涛介绍,国内的通信设备制造商对芯片的国产化有强烈的需求,因此内部测试完成的同一周,国内两家头部通信设备商的相关负责人就打来电话要求测试芯片。2020年6月,经过11个月的客户测试,芯波微的XB1201拿到了第一笔量产订单,目前已实现量产。

“这在光通信芯片研发行业已是非常快的速度。”陈涛表示。

此外,团队同时在研发的用于光纤到户的XGPON OLT 端突发模式跨阻放大器XB1200也已经投入量产。用于5G基站的28Gbps连续模式跨阻放大器,预计今年3月可量产供货。相关光模块套片的研发也在稳步进行中,预计今年下半年可以开始送测。

资料显示,目前我国有逾8亿光纤到户端口,为超过4亿家庭和办公室提供100兆宽带接入网络。随着AR、VR、4K/8K高清视频等新应用的出现,以及疫情影响下对线上办公的需求激增,向千兆网的升级需求越来越强烈。

目前,芯波微已经跨过了量产的门槛,至少有三款芯片可量产供货。同时芯波微集结了一支经历过高端芯片从产品定义、研发、测试、到量产乃至技术支持全流程的团队,并积累了一些高端IP。接下来,芯波微将继续利用已有IP拓展多项产品,应用于下一代光纤接入、5G通信和数据中心等多个市场,同时将紧跟技术和市场的发展趋势,推出更多第一波的芯片,与国外同行站到同一起跑线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