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花独投近千万!这是1瓶让吴世春痴迷的酱料:2个月成网红爆品 售出超万瓶

发布时间:2021-03-25 00:00:00 作者: 林森 频道:铅笔道

记者 | 林森

“老板,这个赠送的酱可以多卖给我几瓶么?太好吃了。”食客的反馈让在餐饮行业创业多年的陈与寻既意外,又惊喜。

陈与寻是位连续创业者,从小到大都爱好美食,专注味觉研究的他为国家一级烹饪师,在全国各地开了很多家风格不同的餐厅。虽然他在菜品方面做了很多创新,但在这个过程中他发现,普通的料理很难复制,他真正想做的是一个可以复制的产品。

这款爆火的山笋牛腩酱让陈与寻觉得是一个好机会。他决定用“创意酱+潮文化”的形式创造一个新潮调味品,产品人群定位为15~35岁的年轻人。“现在是属于年轻人的时代,他们享受到国家快速发展的红利,要的是一种新的价值观、消费观和认知观。”

2020年10月,陈与寻把这四款体验版酱品在社群内售卖。两个月的时间做成社群网红,售出超万瓶,顾客复购量3倍以上(2次购买量:1次购买量=3)。2021年1月,陈与寻成立新公司,起名禧宝制研,专门做酱品和调味品。

这几款酱,征服了投资人的胃,也让禧宝制研拿到了融资。官方透露,近期禧宝制研获得了近千万元天使投资,投资方为梅花创投。

注:陈与寻承诺文中数据无误,为内容真实性负责。铅笔道作客观真实记录,已备份速记录音。

“配角”火了

在长辈眼里,陈与寻和别的小朋友不一样。别人从小爱看动画片,他却痴迷看做饭节目。

初中时,陈与寻就趁暑假期间学习料理。长大后,他时常各地四处游学,喜欢去餐厅学习交流,其中就有多家米其林餐厅。

“当时我做出的一款甜品,在米其林餐厅出售,售价高达40欧元,很受顾客欢迎。”积累了深厚料理功底后,陈与寻很早便有着厨艺以为的食物审美优势。

进入职场后几年后,他也积累了一些资金,便想着开始餐饮创业。先是做川菜,然后是高端私房菜、汤品等等,这些餐厅在当地都能得到不错的口碑。

但陈与寻也有烦恼。他在菜品方面做了很多创新,在这个过程中他发现,普通的料理很难复制,他真正想做的是一个可以复制的产品。

机会就在不经意间出现了。陈与寻店里的一个菜品里的“配角”莫名其妙火了。这款山笋牛腩酱原本是陈与寻放在汤品中的赠品,但是顾客在品尝过后,纷纷要单独购买。

禧宝制研山笋牛腩酱

“其实我们也很意外,顾客都说太好吃了。后来我们就做了这个酱的单品,一直很受欢迎。”早前在只是雏形的时候陈便把这款酱让作为白金汉宫的朋友带去了英国,查尔斯王子品尝后直呼美味。

陈与寻在想,这款酱或许会是他要找的那种可复制的产品。此前,陈与寻在采购调味品的时候就发现,凡是能做大的品牌,都是专注单一sku。

“像孟子说的,鱼与熊掌不可兼得。只有打造出最精华的sku,才能让人记住,就像老干妈有辣椒酱,提到番茄酱就想到亨氏,提到榨菜就想到乌江牌,养乐多靠着一个单品打下一片江山。”陈与寻认为,在一个领域做深耕做品牌才是正确的。

从2012年开始,陈与寻就不断改进这款酱,等一个机会把它做成一个品牌。

抢不到的酱

作为一个连续创业者,陈与寻并不会冒失冲动地去开始一件事,他先是详细地调研了国内的酱品市场。

中国人离不开酱品。这是陈与寻的结论之一。他发现,中国家庭几乎每一餐都会用到酱,比如卤肉饭、煎饼果子等等。中国的酱品不尽其数,做饭有酱这是不变的事情。

第二个结论是,这个领域足够大,总有一个品牌要突围,成为另一个老干妈。有机构调研发现,中国酱品消费人群已经达到6亿。

第三个结论是,虽然国内酱品无数,但大部分品牌并没有核心实力。他解释,因为许多酱品牌为了追求速度和利润,选择贴牌和代工。而老干妈等知名品牌,是在做原创,基于此实现标准化和定制化,才能够把品牌做长久,而不是昙花一现。

“我了解过很多的酱厂,很多品牌找他们做贴牌,但是这样会被卡脖子。如果厂家看他们卖得好而提价,他们也没办法,只能降低利润。而且,如果都从这几个厂家拿货,消费者发现产品都一样,怎么可能记住是什么牌子。”

陈与寻认为,真正好的酱就是要让消费者记住,找不到就会上网去搜这个牌子。因此,陈与寻选择用自家餐饮店的中央厨房来做产品。用技术保留原材料的最初风味,让消费者记住入口的那股香味。

2020年10月,产品正式定型。他认为,美食的愉悦来自味蕾,不同地方人的味蕾对味道的记忆又不尽相同,为了让大家都享受到美食的幸福,陈与寻又研发了三个新品:野生纯笋、藤麻鲜椒、断魔魔椒。一共四款产品,分别融入了四川人痴迷的麻辣,云南和湖南人热爱的香辣,以及江西人不能缺少的爽辣。这几款酱花费了陈与寻五六年的时间。

 产品试吃,陈与寻选择从身边朋友开始进行询问,其中就有喜茶创始人聂云宸和梅花创投创始合伙人吴世春。“当时和聂云宸聊天,就说要不要把品牌名字叫‘喜酱’,他还表示同意了。我还开玩笑说,如果有天做大了,希望可以出个“双喜临门”的联名。

在陈与寻把酱给到吴世春品尝后,不仅获得了赞许,对方还决定投资他们。“我们送过去的酱很快就吃完了,他们觉得真的非常好吃,最后一瓶酱被他们同事拿走后,吴总还追着想要回来。”

大家的肯定让陈与寻放心不少。陈与寻把这四款酱品在社群内售卖,每瓶定价在20元—30元不等,仅仅几天数千瓶就已经卖光。独立运营的两个月时间,共卖出超万余瓶,复购量为3倍以上。

“中央厨房一天只能做几百瓶,供不应求。有的人一次就买了300瓶回去,还有企业想多买点拿回去送客户。很多人想买但是又买不到,因为我真的做不过来了。”

朋友“责怪”陈与寻,“做汤品供不应求,现在做酱也买不到。”这句话让陈与寻觉得,提高产能迫在眉睫。因为用户并非很有耐心,如果等不到这个产品,可能就去买别家的东西。为了留住顾客,一定要把产量提上来。

2021年1月,陈与寻成立新公司,起名禧宝制研,专门做酱品和调味品。同时,他给自己的酱品系列起名“一勺入魂”,并开始筹备生产线。

让年轻人爱上酱

陈与寻把产品的人群定位是15~35岁的年轻人,这群人追求的是更健康、营养价值更高、有品牌溢价的产品。“属于他们父母的老干妈的年代已经渐渐过去了,现在是属于年轻人的时代,他们享受到国家快速发展的红利,要的是一种新的价值观、消费观和认知观。”

健康是时下很多年轻人最为注重的点。陈与寻在一开始就考虑到了产品味道与健康平衡的问题,所以只用优质香料不加香精的做法。

此外,陈与寻认为的健康,更应该注重食材本身的质量。“好食材是最重要的,我们用的是澳洲的牛肉,所有的花椒辣椒等都是我们自己找的原产地,油盐之类的都是和大品牌签的合作。供应链方面我们会用到区块链技术,让所有原料都能够溯源并形成自己的节点,让消费者能够放心。”

陈与寻提到,禧宝制研的生产线近期已经确定,是陈与寻和团队先后跑了几十家工厂才找到的最为满意的生产线。

“我们的工艺是和传统工艺完全不一样。对锅炉等硬件的要求很高,很多大厂都达不到要求。”新的生产线1-3条,可以满足生产需求,单品的日产能可达12万-15万瓶。

“由于所有的核心香料秘方均掌握在我们自己手中,所以即使有产品书,也不担心会被剽窃。这就禧宝制研的高壁垒,市场上不会出现同样的味道。因为他们只能模仿表面,模仿不了灵魂。”

和传统酱品定位不同,陈与寻想用“创意酱+潮文化”的形式做品牌,他想创造一个新潮调味品,为年轻人提供服务。

在陈与寻看来,让年轻人喜爱的产品要打通三个维度。第一,创新价值带来的品牌溢价;第二,供应链能力带来的价格控制;第三,品牌的基础价值。

现在品牌繁杂,年轻人被各种产品搞得眼花缭乱,如何让他们记住一个新品牌是个难题。陈与寻也想了很多办法去突破。

首先,要解决市场占有率的问题。陈与寻团队选择整合线上线下两种渠道,通过分销体系和搭建私域流量来做营销。2021年,他们计划推出6~8款sku,并在其中选出一个爆款,把销量做到拔高,尽量扩大市场占有率。“好的产品,少即是多,越多越记不住,越少印象越深刻。我们要深度建设品牌,做好品牌和品类的赋能。”

其次,陈与寻和团队想根据场景和地域需求来精准定位产品,做重点投放,特别是地域人群口味偏差。

在陈与寻看来,酱品的消费场景有四种:1、一个人吃饭也能获得幸福感;2、居家厨艺分享;3、家人一起进餐,享受天伦之乐;4、公司多人相聚吃饭的快感。

再次,在营销方面,陈与寻团队也选择贴近年轻人的方式。后期会积极与梅花系兄弟企业鲨鱼菲特、清泉出山、米小芽、大叔的拉面等成功新消费品牌联动。同时在视觉潮流方面下功夫,结合IP艺术家,一起设计产品包装及周边产品,让其具有一定的可玩价值,并计划举办吃辣挑战等趣味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