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年GMV6亿的蛋品生鲜平台又融数千万:已连接10万+零售商

发布时间:2021-04-23 00:00:00 作者: 林森 频道:铅笔道

记者|林森

疫情爆发后,许多小企业倒下,大型企业断臂求生。然而,祁建华和他的团队却选择逆流而上。

懒龙龙是祁建华在2017年创办的一家F2B2C生鲜平台,定位为蛋品全产业链服务商,用线上化数字系统替代蛋品流通的中间环节,让小B蛋品零售终端直接对接源头供应商。到2019年底,懒龙龙的市场平均占有率已达10%,GMV高达5亿元。

疫情期间,蛋品流通受阻,导致鸡蛋价格疯涨。“我们主动去联系一些养殖户和零售端,拿出了大量资金来扩充服务体系。”因为前两年打下的基础,懒龙龙的任务都完成了,而且短短三个月营收增长了2倍。

2020年9月,懒龙龙进入新的阶段,开始抢占空白市场,采用全员销售/采购+分销体系的策略。除了专职人员外,所有人都成了他们的销售和采购。介绍方介绍成功后,可以获得资金奖励。懒龙龙的策略获得了成效,仅用了三个月,他们的蛋品销量和供应量都提升了2.5倍。

到目前为止,懒龙龙合作养殖户超过1000家,合作存栏量超过1000万羽,并为10万家蛋品零售终端提供蛋品配送服务。2020年,公司实现销售额超6亿元。

此外,懒龙龙还被资本看好。自成立后,已获得5轮融资。近期,懒龙龙又宣布获得Pre-B轮融资,金额数千万元,投资方为罡漩资本和星瀚资本等。

注:祁建华承诺文中数据无误,为内容真实性负责。铅笔道作客观真实记录,已备份速记录音。

疫情中逆流而上

“我们已经为了国内最大的蛋品供应链企业。”

祁建华曾先后创立3家公司,分别做过B2B传统生鲜、B2C生鲜电商、B2C冷链等,并且都成功退出。再往前,他毕业后担任某航空公司子公司党委书记秘书,25岁出任汇铢农业投资CEO。

多年的管理经验以及生鲜和供应链行业经验,让祁建华注意到了一个有巨大潜力的市场机会——鸡蛋供应市场。

“蛋品市场规模超3000亿元,这是一个刚需市场,也是一个存量市场,而且还没有绝对意义上的巨头。”2017年6月,他创办了F2B2C生鲜平台——“懒龙龙”,定位是蛋品全产业链服务商。

传统蛋品流通环节层级复杂,一颗鸡蛋从产出到消费者手中,往往要经过3—4手。效率低下,而且标准化、品牌化程度低。

有痛点,就意味着有可作为的空间。如果要改善蛋品行业的问题,互联网技术是一个良药。

用互联网思维去掉蛋品流通的中间环节,让小B蛋品零售终端直接对接源头供应商。祁建华把如何做想得明明白白。

“我们做了整套的数字化管理系统,从蛋品生产,甚至从上游饲料和兽药开始,到物流运输,再到出入库,最后到客户销售端,我们都有线上系统的支持。”此外,订单、财务、BI报表等环节,懒龙龙都做到了数字化。

数字化线上系统启用后,懒龙龙打通了蛋品流通的前中后端,效率有了极大提升。据团队估算,相比于传统蛋品经销商,懒龙龙的供应链能缩短75%的蛋品流通时间,降低38%的货损率和64%的履约成本。

效率的提高,代表着公司规模可以快速扩张。到2019年底,懒龙龙的市场平均占有率已经达到了10%,GMV高达5亿元。

时间到了2020年年初,疫情爆发,在线下门店凋敝之际,很多企业都被打了个措手不及,但祁建华和团队却很快找到了适合自己的方式。

最终,懒龙龙的市场规模在几个月内却扩张了一倍。在祁建华看来,懒龙龙之所以取得这样的成绩,归功于两点,一是信息化改革,二是逆流而上的勇气。

祁建华提到,在2020年公司全职人员中,技术人员占比到了一半左右。强大技术支持,让懒龙龙不管出什么新的动作,都能快速得到响应。

“逆流而上是我们选择了站出来承担社会责任。”他回忆,疫情之初,许多经销商和批发商无法开张,蛋品流通受阻,养殖户积压了大量鸡蛋,零售端却没鸡蛋可买,导致鸡蛋价格疯涨。

祁建华就决定主动去联系一些养殖户和零售端,拿出资金来扩充服务体系。当时还有相关政府部门主动找到懒龙龙,希望他们能帮养殖户解决蛋品滞销问题,抑制下游蛋品价格。“在当时,有的地方鸡蛋价格上涨了40%。”

因为前两年打下的坚实基础,疫情期间,懒龙龙的业务不仅没有受到负面影响,而且短短三个月营收还增长了2倍。

“我们有效地控制住了价格。许多零售商很惊讶,为什么在当时的情况下,还能给他们一个合理的价格。此外,还有对我们的敬意。因为当时几乎都拿不到货,只有我们能提供给他们,而我们没有多赚额外的利润。同时,送货时间也很及时,没有耽误他们做生意。”能够得到上下游合作伙伴的认可,祁建华认为自己这件事做对了。

销售额超6亿

2020年9月后,国内疫情得到控制,经济形势开始好转,祁建华带领的懒龙龙也进入到了另一个阶段。

自疫情以来,大批小经销商倒下。同时,一些有一定规模的经销商,由于竞争力不强,也退出了市场。这样以来,就留下了大量的空白市场。懒龙龙团队瞅准机会,开始抢占市场。

为了跟得上发展速度,祁建华和团队不断迭代线上系统。他介绍,懒龙龙自研系统多达8套,有时候几乎一周迭代一个新的版本,一个月就会有很大的变化。

此外,祁建华做出了一个重点决定,采用全员销售/采购+分销体系。“依托系统的快速迭代能力,我们做到了全员销售的状态。除了我们的销售外,其他人员甚至我们的司机都承担了销售的职责,快速将空白市场占领。还有全员的采购,大家都可以给我们提供养殖户资源,然后我们会进行快速对接。”

分销体系是对全员销售/采购的技术支持,分为销售端和采购端。通过分销体系,懒龙龙可以快速获得客户和供应商资源。介绍方介绍成功后,可以获得资金奖励。祁建华介绍,“利用分销体系,客户也会给我们介绍别的客户,养殖户也会给我们介绍别的养殖户。”

懒龙龙的策略获得了成功,仅用了三个月,公司的蛋品销量和供应量都提升了2.5倍。

在技术和策略背后,人的作用是关键。在经过过去一两年的磨练后,祁建华带出了一支强凝聚力的团队。

为什么公司会有凝聚力?祁建华给出来这样的解释。“最核心的原因是我们是全员持股。在这种前提下,大家主要方向和共同利益是一致的,既是员工,也是主人。所以大家并不只关心自己本部门的工作,各部门间的沟通和协作协作性效率更高。这样才能抓住互联网公司的核心点—快速迭代,小步快跑。”

此前,懒龙龙的主要市场阵地为华东地区。疫情后,他们逐渐开始向华南华北地区扩张。此外,他们还向二三本线城市落脚。

如何在没有市场基础的地方快速站稳脚跟?祁建华和团队有一套独特的打法——可复制的扩张系统。从仓储到销售,以及新客获得,还有供应链系统,其实都是一整套的体系建设。懒龙龙已经做到了快速的复制水平。

“一个城市最核心的是建仓。当我们仓库确定后,在12个小时之内,仓储物资和资金就到位。第二天进发货就能正常运作。”祁建华自信地表示,这是在同行业中从来没有过的速度,就取决于模块化管理和信息化管理。

祁建华还提到,到一个新的城市后,只需要一个月的时间,他们就可以把班底和供应链系统搭建起来。9个月就能实现收支平衡,一到两年就能成为当地较大的蛋品供应链企业。

到目前为止,懒龙龙合作养殖户超过1000家,合作存栏量超过1000万羽。并为10万家蛋品零售终端提供蛋品配送服务,2020年销售额超6亿元。

“自4月份以来,我们的履约成本又下降了30%多。2021年,我们的销售额目标是能到20亿元。此外,我们现在已成为业内估值最高的企业,同时也已经启动B轮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