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年服务24万自闭症家庭 三个自闭症爸爸的“自救式创业”

发布时间:2021-06-10 00:00:00 作者: 铅笔道首席服务官 频道:铅笔道

在得知2岁儿子被诊断为自闭症之后,张之光整整一个月都在剧痛中度过。但他很快就选择振作起来,“当任何一件坏事发生时,在坏事背后一定有等量的好事在等着我,我只需要把积极的那一面找出来。”

在寻医问药的过程中,张之光看到了太多的中国家庭因为自闭症而陷入困顿和迷茫。2015年,张之光与同为自闭症孩子父亲的两位朋友成立ALSOLIFE。从自闭症线上社群切入,到自研干预治疗体系,到在线下建立专业的干预机构,再到现在建立数据驱动的自闭症全业务平台。

截至目前,ALSOLIFE已累计服务过超过24万个自闭症家庭,已开设了5 个线下中心。

2020年3月,ALSOLIFE已经完成了A轮融资,投资方为腾云大健康、阿克索。此前,ALSOLIFE还获得过奇绩创坛的Pre-A轮融资。

从线上社群切入

“这个病既然选择了我的儿子,我就要和它斗争到底。”2015年底,张之光与另外两位自闭症孩子的爸爸决定共同创建ALSOLIFE。

身在自闭症孩子的家庭,张之光更加能够感受这样的家庭需要怎样的帮助,也更加知道现实的无奈。

自闭症是一种先天性神经系统疾病。自闭症给所在家庭带来极大痛苦,40%自闭症儿童没有口语能力,28%自闭症儿童有自伤行为,大于30%自闭症儿童有癫痫。除了高额的医疗开支,自闭症患儿还需要长期照顾,在中国59.9%的自闭症家庭为全职妈妈,6.1%为全职爸爸。

“虽然无药可医,但早期干预对于自闭症有关键性正向的长期效果。”张之光介绍,国内的自闭症干预体系令人担忧。中国儿童精神科医生人数不超过500人,病患却超过1000万。就连最基本的诊断筛查量表或工具,也没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工具,只能使用国外的汉化版本。

深入了解之后,张之光和团队发现,自闭症服务平台是一条优质创业赛道,这个市场在国内处于初期,具备用户粘性强、产品使用高频刚需等特点。

因为国内并没有具备自主知识产权的自闭症干预治疗体系,张之光就和团队一边自建微信社区,在群中分享相关知识;一边开始筹划自研干预治疗体系。从线上康复场景切入,解决居家干预需求。

ALSOLIFE先通过解析评估,选取了十几种职业。其后,将这些职业所需的技能“揉碎”,重新组合成了六大技能板块:认知能力、学业能力、生存技能、生命技能、社会规则和社交技能。六大板块又被拆分成530个技能评估项目。自闭症孩子只需要根据难度等级,按照体系引导,一步步地训练,最终就可以实现生活自理,甚至独立生活。

数据驱动的自闭症全业务平台

2017年2月,ALSOLIFE的这一评训练体系正式上线。目前,这套治疗系统对0~6岁自闭症家庭免费开放。

张之光称公司这个发展阶段为照护者赋能阶段。通过评估干预平台上线,建立行业学习社群,生成大量优质内容,指导照护者居家环境下“教什么”、“如何教”和“用什么教”的问题。

ALSOLIFE团队清楚知道,虽然家长们通过线上内容能对孩子进行最基础的干预治疗,但倘若要实现更专业、更好的治疗效果,归根结底要落地线下。所以除了线上场景,ALSOLIFE从2017年就开始积极开展线下专业化服务。

2019年9月,ALSOLIFE第一家线下机构落地郑州,张之光将其命名为ALSO·IN实证中心。截至2020年1月,在16个月的时间里,ALSOLIFE已开设了5 个线下中心,预计至2021年6月前,将新增成都、合肥、南京3个新的线下中心。

张之光表示,在这个阶段,ALSOLIFE主要通过建立大量的标准化示范机构,解决人才、系统工具、教学内容匮乏的痛点。

“2021年之后,ALSOLIFE已经进入了平台赋能阶段。”张之光解释这个阶段的目的是通过大量的系统构建及数据积累,建立大中台数据系统,行业赋能,提高效率,降低成本。研发智能诊断及数字康复产品,取得医疗级的临床实证,帮助医疗行业提高能力,改善体验,替代人工。

截至目前,ALSOLIFE已累计服务过超过24万个自闭症家庭,为每个自闭症家庭找到孩子的发育基线,确定孩子的实时训练计划; 留存率超过60%,有超过44%的家庭完成5次以上评估(3个月才能评估一次),购买率20%,复购率超过48.5%。ALSOLIFE已经建立了国内最大的自闭症线上社区,超过150个家长微信群,月活跃度超过25% ,有超过100位社群管理者。

此外,ALSOLIFE还是国内最大的自闭症居家解决方案提供商,年销售额超过1500 万,销售转化率超过20%,复购率超过48.5%,服务用户超过5万人。